記夢

2014-03+-01 應該是白日夢。
汗。我也夢到興津了。。他好像是我朋友的朋友。居然還一起聊天了。原來他在中國留過學,會說中文。然後我使勁吐槽說,你不早說,之前我絞盡腦汁的用日文跟你說,我是你的飯,來自中國非常喜歡你的聲音。他很壞心的笑笑吃著口袋里的零食,這時候我正好拿出一把花生,他居然用一副很想吃的表情看著花生。
其實夢很長。好像是我們這邊搞活動,在廣場上表演兩場。第二場的時候追加了一個興津參演的小品。然後他會跑到觀眾裏跟大家互動。大概是我一直盯著他看,他就點名叫我來回答問題。當然這時候是用日文的。我因為想到昨天砂子說不敢表白,於是問題的答案都先不說,直接就講了上面寫的那段話。。。。
坐在我旁邊的同事使勁的扯我的衣服。我還是故意裝作不知道一樣,繼續跟興津順。當然他的表情是很開心愉悅啦。然後他的眼睛瞄到我和我同事正在吃的花生。提問結束之後,當然我就盯著他看了很久還跟同事吐槽說,你看他衣服穿的提提踏踏的,肯定是睡過頭趕過來的,本來第一場演出,肯定也有這個節目。
演出結束以後,正好在出口的地方碰到我的同學,於是說,一起找地方敘舊。結果發現,興津也在其中。於是又不死心的開始用日語跟他表白最近聽的作品和感想。完了我同學使勁的在旁邊笑。最後,興津居然說中文。汗。我怎一個囧字了得。而且說的非常好。
【關於也,是因為前一天砂子說她夢到興津了,然後不敢上去告白,我就回復她說,說不定下次有告白的機會,你要不要?結果居然自己夢到了這樣一個場景,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2013-11+-14
噴。夢到上田。好像是一個同人展。他也來了。於是我使勁的跟他推薦跟木手一系列的同人製品。先是不自覺的用中文說的,發現他很困惑。接著用日文單詞表達。讓店主演示我那份木手的,把田任志的遞給他看。他居然買下來了。汗。我還問他,你是不是覺得興津和幸+很帥。【噴,肯定是白天看了他倆合照的錯。】 v

2013-11+-13
嗯~ o(* ̄▽ ̄*)o 。
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主角是誰最後再說。好像是自己的電腦似乎被黑客入侵了。但也還好,只是會跟我聊天而已。不會破壞什麽。但是有時候會說些尖銳的話,有通過語音的方式聽過對方有點變聲的聲音。【汗,正在慢慢遺忘中。。。】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事情到了幾年後。我去某個學校參觀。
突然收到一個電話。電話裡的聲音很熟悉。讓我去做一些我不願意做的事情【具體忘記了】然後對方就威脅我說,你要是不做的話,我就把你電腦裡所有的數據清光。我要知道我為什麽知道你的手機號碼和你現在的位置。我衹能照做,但是邊做邊覺得惡心,然後使勁的吐。自己一直回想這個聲音似乎很熟悉。
終於想起來,這不是前幾年入侵我電腦的那個黑客嗎?這次正好來到了這個城市的學校。難道他是住在這個城市?於是我回撥電話給他,批頭就問是不是他以及他在哪裡?要不要出來見個面聊一聊。結果被拒了。於是我自己推理了一下,他大概在的位置。認定他是這個學校的老師。於是決定看一下他的廬山真面目。
結果他居然是ヤマちゃん。。。汗。是不是該把早上的鬧鈴be my Doll 給換掉了啊。對視上的時候,覺得他一本正經,完全不是會做出這樣事情的感覺。他也非常驚喜。撒!心裡想,果然他是知道自己長什麽樣子的。【其實還有好多細節,但是現在真是忘光了。。。】
第一次做夢夢到只有對方聲音最後露出廬山真面目的。中間還出現同事一直勸我別把那種電話裡的事當回事,當別人惡搞好了。但是因為覺得聲音很熟悉加上被威脅所以還是去做了。【好遺憾啊。忘記自己做了什麽。】

2013-11+-03
汗, 又夢到蛇足+了,而且好真實的感覺。
第一次到我家好像是誤打誤撞的。好像很累。自己找了把椅子躺下休息。然後我發現了他。用非常生硬的日語表達了自己的興奮之情。然後他休息夠了就走了。 她走之後,aliceyoki來了我家,我就指著那個位置說,嗯。這是蛇足+躺過的地方。
然後是第二次。貌似離上次有段時間了。再次發現他躺在那個位置上。但是這時候比上次要冷的多了。於是很慘兮兮的縮成一團。但是天氣剛剛轉冷,我家也沒把厚被子拿出來。就跟現在的天氣一樣。於是我東找找西找找,拿出了一堆很薄的毯子給他。
給他的時候,我不自覺的說了中文。然後當我發現錯誤,試圖想用日語表達,厚被子都沒被太陽曬過,蓋起來會更冷的時候,他居然說中文了。。。我驚異的要死。然後就跟他嘮叨起,自己很喜歡他的歌,上次跑去日本看他了。越來越熟。。。接著自己居然。
居然要求給他拍照。大概他也休息夠了,於是就陪我折騰,擺了各種pose。然後,好像因為pose變化的太少,我居然打開顯示器,開始放有他參與的內容【感覺好像是一邊脫之類的內容】,讓他現在大顯示器前,做跟裡面一樣的動作。【汗,我怎麽會這麽的不知道禮節。】
突然我清醒過來,自己在做很不像話的事情。然後拼命的道歉。他的反映,倒不是很討厭不過也看不出什麽情緒變化,仿佛已經很習慣被別人這麽做一樣。於是又躺下睡著了。然後我問他。我的朋友是你的大飯能邀請她過來和你交流嗎?他點點頭。於是我開始打電話給aliceyoki,手機,家裡,單位都打。
可是她就是不接電話。我個心急死了。【最終還是沒打通。】 過了一段時間,看上去已經休息夠了。他居然還沒有離去的意思。於是我就提議要不要去這邊逛一逛。難得來一次。他居然是超級興奮。於是我們開始步行出門去玩。。。接著我就醒了。。終わり。
每次夢到他都好真實。汗。


更新日:2014/03/04 · 16:08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