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榎田尤利的[聖夜]

昨天晚上看完了gira譯的榎田的[聖夜],看到大概凌晨一點吧~其實這篇是前天就開始看起了,不過一直斷斷續續的.昨天晚上躺平之後,就用手機看了,然後一氣看完了.
嗯~文中,榎田試著從不同的視點來寫同一件事情.對白是一樣的,然後心理活動是不同的.不過慢慢慢慢寫著,就完全是從那智的視點來寫的.雖然最後的結局有跳到阿縞這邊.其實我真的有點不太習慣,剛剛從阿縞的視點轉到那智視點的那幾段.本來那智的事件是這樣連貫著的,然後突然插入了與阿縞互動時候的情節.好像本來應該更加細膩的去描寫那智的心裡的,但是爲了銜接前面的內容,而很彆扭的幫情節轉過去了.應該說是一種嘗試吧?但是我覺得有點失敗.
當然後來完全進入那智的個人狀態,不與阿縞互動之後,我覺得那些寫的很不錯!尤其是跟俊樹的感情!雖然文裏面俊樹一直很自卑的說,你愛的不是我,你心裏面只愛你的初戀–阿縞,但是我覺得那智對俊樹還是完全的投入的.只是那顆心已經吊在了別人身上而已.這個其實很正常吧?就像正常男女結婚的時候,其實心裏面最記掛的可能仍舊是初戀的對象.不過俊樹爲了照顧殘疾的女兒而和妻子複合這段,我其實真的有點想不通.大可以去照顧女兒,而仍舊與那智保持往來.就像俊樹再婚一樣?對於其中那智爲了俊樹的業績而與其中一個客戶上床的橋段,我覺得有點多餘.我知道榎田這樣寫,無非只是想去說明其實在那智的心裡俊樹的地位還是很高的這點.但是加在裏面有點違和.
其實那智這個人,只是自卑而已吧?把過錯都喜歡攔在自己的身上.母親的婚姻,俊樹的婚姻,阿縞的婚姻,似乎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而面臨著危機.所幸離職之後的那智碰到了攝影師樺,樺拖著頹廢的他走南闖北讓那智漸漸的完整起來.其實就讓那智跟樺湊成一對吧.我心裡是這樣的暗念的.可是最終還是和阿縞.那智嘴上說著和阿縞在身體上是最合適的了,其實我覺得有點理想化.空白十年,相遇,又空白十年.我是覺得人與人的相處,沒辦法有這嚒多的空白可以存在的.在環境中,人不是都在變的.
最後因為攝影而再重逢.阿縞的追逐.這段超唯美的感覺.

不過其實也想說,對於阿縞這樣類型的人來說,就算必須要有婚姻,要有孩子,也可以到一定階段,到自己能夠放手的階段,去追逐自己的幸福吧.
對於那智來講,只有慢慢的改變自己,使自己對於周圍有存在的必要,才能把握對自己的位置,而努力的存活下去.

其實大家都一樣.每個人都會出現茫然的時期,或長或短.這時候如果有人拉上一把,或是有人再倒推一把,自己的人生可能會完全相反.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要記住,該想要的東西,還是需要自己去追逐的.等著別人找上門.也許會錯過一輩子.

那智是幸運的吧?其實!


更新日:2014/10/22 · 15:35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