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标准

  神经质的写下这个题目,开始我的乱语.
  最近这两天对于上周五阿D寝室发生的事情,评论众多,言传更多.只是听完周遭的一切话语感觉一阵无奈.
  难道这就是束缚.
  所谓的道德.所谓的中国国情.
  
  早上,踏进办公室的那刻,我激动地说了句,下辈子投胎一定要去日本.因为日本的孩子太幸福了.早上大概还没从小西的魔音中清醒的缘故.不过到中午的时候,我心底确实又萌发了这种想法.呆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受压抑的东西太多.若然没知觉,也许会乐在其中,会去享受压抑带来的所谓的快乐.可若然知觉,真是一种杀人于无形中的压力.
  
  唉,高中生.
  记得以前我曾胡闹的写了一篇浅论恋爱应该在高中进行这样的文章.当时也是随便说说也就写下来了,也被办公室里的人给批驳了.只是我没有特别去在意别人的所谓的理由.
  
  事情是这样的,有男女学生在一老师的寝室里面…具体剧情不清楚.貌似门是反锁了,这一老师花比较大的力气才将门开了.然后男生扬言若这老师将这事闹大,就让他当不成老师.于是事情闹大了,演绎成众多版本.所谓的一传十十传百不过如此.
  遥想我的高中时代.这种事情真是见怪不怪了.更离奇的都见过.也许只有亲身经历过某些事才会深切的感受当事人的感觉,而其他人的想法只能是自己的YY,包括我们办公室里面某几个比我年纪还小的人物居然也无法意识到这点.真是被社会保护的太好.或者难道是我被网络浸泡的过度了?
  
  总觉得社会是在进步的.西方的离婚率在不断的上升,日本的处女年龄在不断降低,虽然看上去不是个好事.在我眼里,我觉得那也是进步.别说我崇洋媚外,我骨子里还是很中国.
  这个社会在进步,经济全球化在进行,互联网在进行,人与人的距离在缩小,心与心的距离在扩大.越来越追求个性化的时代,越来越无法脱离社会的时代.自我淹没在社会的大潮中,却又无法心甘抛弃自我.努力融入社会却又企图独善其身.大概是很多人的心态吧,至少是我的.所以才会有这样的话产生,我们用真名说着假话用假名说着真话.虚拟与现实的飘忽不定.
  
  道德的枷锁在心头,永远牵扯不开.就像出生前已经被命定的事实.就像我对学生很残酷的说,你们就是靠分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就是靠做题来提高你们的分.这是你们的命,如果你没有能力,就学会承受.反抗只会让你精疲力竭且毫无改善.其实在告诫他们的时候,自己心里是多么的疼痛.也是在告诫自己啊,不要太违背这个社会运转的规律,违背那些约定俗成的做法啊.孤独的滋味并非是每个人可以承担的.在我享受反抗的时候,我得付出多大的代价,我心里清楚的很.
  从大学毕业工作之后,自认为已经心定.曾经也就想这么平淡的下去了,只是似乎还是心有不甘,于是就这样坚持着.努力的去笑看一切.苦中作乐不失为一种变态的做法.草灯说疼痛?我喜欢.他充满笑意的脸上只让我看到他心底的哀伤.
  命令,服从,爱,被爱.有多少是可以自己去选择的.
  标准在那里,模式在那里.不需要你去想,照着,行走,即可.
  
  ps:呼应下开头,我写东西往往偏题,大概也是我高考语文只拿了99分的原因.(平时不下130的说)
  不是我赞同那对男女的做法.而是我们是不是可以更加关注这些孩子的心,他们的心里到底需要什么.而不是我们觉得他们需要什么.
  唉,叹气.我常说我不愿去强迫他人.可事实上,就如我前几日跟我师傅提及的,凡是做老师的若没有强迫别人服从自己的意志的能力,那他便不可能成为一个好老师,所以做老师的孩子很惨.而我承认,我有强迫别人服从自己的这样的一种意识和能力.
  我也只能是这样一个在社会中,去做着自己都不愿做的事情的凡人.
  尽力去保留自己想的吧.只能是尽力.如同一场拔河比赛,虽然明知胜负如何,还是妄图竭力一试,这也便是人之为人一项唯一的可取之处吧.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