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

  所幸 还有明天一个晚上叻,这一周总算快熬过来.
  可是这一辈子呢?还在继续煎熬,找不到一个快活的出口.
  虽说是一脸的满不在乎.
  
  太过于封闭自己了吧?也许.
  有些东西确实不想让人知道,也许深藏,或许偷偷地更好.
  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为何要来探究,是名义上的关心,还是实际上的窥视.
  不善去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快,毫无预兆的爆发,我无法控制.
  这就是我致命的弱点,尤其在最亲最近的人面前.
  明知道会伤害,明知道的结果,可是还是发生了.
  虽然事后说了对不起,但是无形的伤害肯定是已经形成了,无颜面对.
  心里惶恐不安,仓皇逃去,安于一角去埋怨自己,却又无法改变.
  
  很想逃离一切,去一个谁都不认识自己的地方,放肆地过日子.
  周遭没有熟悉的人,只有陌生的气息,于是自己会非常安全.
  可是我是知道,我只可以在最亲最近的人跟前才能如此放肆.
  在陌生的气场中,我是惴惴不安的,我是矫揉造作的,我是无法自在的.
  于是我还是留在这里,享受着自以为是的幸福,拒绝去接受所谓的第二次投胎.
  我是怕,真的是怕,不敢去面对无法预知的改变.
  说我懦弱也罢,说我顽固也罢,说我神经也罢.
  
  无力的感觉充斥我所有的血管,仿若想抽离我的意识.
  望着窗外的绿意,心底却是一股无法名状的酸意,慢慢慢慢的延伸延伸延伸.
  何处 身心才不会俱惫?
  有这样的地方吗?
  天堂?
  一个未知的世界,我无法把梦想寄托于此.
  恶魔,天使,死神.过度的神圣比邪恶更邪恶.黑执事里如是说.
  为了所谓的不洁,所谓的无用,不断残杀的天使,实比夺人魂魄的恶魔死神更令人恐惧.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