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账

  没有本本的日子,让我每个晚上都睡不好。似乎身体已经习惯这样一种辐射存在,缺少了,就无法安逸了。
  星期四的晚上,夜自修结束回家已经9点半了。突然之间来了兴致,将前几日老姐硬塞给我的一套护肤品拿出来,挑了张面贴膜,敷脸上。然后躺在床上,照例打开手机里面的小说,继续看。隔壁是老爸下象棋的声音,我的房间很安静。15分钟后,丢掉面膜,继续爬到床上看我的小说,隔壁继续是老爸下象棋的声音,我的房间继续很安静。于是我就这样看,小说很精彩很好玩,我看的津津有味。觉得有点困,但是快看到结局了,忍忍,接着看。。。猛然发现四周好安静,老爸那里居然已经没有声音了,一看时间,凌晨的4点05分。。。晕开,手机一丢,被子一裹,睡觉!
  6点半被每日闹钟闹醒,昏昏沉沉的。生怕自己一迷糊再睡过去,醒来就是中午,强迫自己起来,用热水洗把脸,居然清醒不少,于是骑车,上班。果然比平时早很多。第二节课的时候我在改作业,老姐来电话说是要贷款让我做担保人,需要我的身份证。于是下楼丢给她,告诉她一会儿我要上课,其他事情,下午再说。接着去上了两节课,上到11点半。上完,口干舌燥,很累。谁让我说话声音小,只能拼着老命的吼。吼完就哈累。
  喝点水,坐下来,看会儿新闻+,不想吃饭。过了十几分钟一学生跑过来,叫我给他补下他生病时候落下的内容。于是,继续讲,讲完,继续累,继续喝水,继续休息看新闻+,偶尔为途加观点里面的评论感慨下。等到1点钟,老姐电话打过来,叫我去银行,于是骑车去银行,本以为会需要很久,没想到只要我签上大名就行了。签名的时候有种感觉,是不是把自己卖了?想完,甩甩头,真多虑,想的越多老的越快。
  从银行出来,拿回身份证,去邮局拿了当当寄过来的四本书。当当的速度真的不敢跟淘宝苟同,速度慢不说,还要自己去邮局拿,去邮局拿也就算了,晚个两天去拿还要被邮局里面的工作人嫌弃。回到学校继续改作业。三点多点的时候,接到宏基维修站的电话,说电脑终于是修好,换了个主板。我一看时间,感觉赶过去还够时间。于是决定去宁波拿本本。想想,要不去拿,星期六要补课,上周没去上课,星期一被校长狠批一顿,这周哪敢再不上啊,虽然俺觉得少上一节两节没啥大问题,但校长大人就是认为那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为人师表不能如此。虽然是法定假期,虽然就算去上课,拿的钱也是自己就算不上课也能够拿到的钱,但是不去上课,只能挨批。谁叫俺不是领导呢,只能默默承受。星期天宏基服务站休息,星期一有课,星期二有课,星期三开始期中考,肯定有监考。星期六改卷。下周根本无时间去宁波拿。于是拼拼,还是拼过去拿算了。
  先骑车回到家,硬盘还放家里呢。骑车到老姐店里面,车子扔给她,自己走到车站。上车。。转车。慈溪西-宁波南。票价23元。运气不好,历时整整2小时。以前几次貌似都不会超过1小时40。于是预算错误。还好事先通了电话,到服务站的时候已经6点18分,他们6点下班的。拿了机子。奔出来。此时已经是累死饿死渴死。
  开始寻找出路,哪边去蹭蹭。LJ在忙,顺便埋怨下联通的信号。于是联系SYJ。然后我犯了个定向思维的错误。以为她在纺院上课,那必然住附近,于是一边打电话一边上了去宁大的公车。坐了两站,发现貌似,她不住在那里。于是下车步行到天一门口去等她。
  终于在 8点钟的时候看到了她,顺便看到了她老公。一如上篇日志写的,彼此间没有几年不见那种生疏感。我把放本本的包包丢给他老公之后,我们2,手挽手开始聊。开始用方言讲,但她老公听不懂,于是用普通话。讲了很多很多,放佛想把这几年没讲的都讲完。感觉真的很好很好。久违的感觉。貌似大玲子走后,我就再也没这么侃侃讲过了。什么都可以讲,不需要去顾忌什么。
  10点多,跟她回家,吃水果,洗漱,睡觉。以前自己不开心的时候会跑到她家,然后躺床上聊天。一样。躺下了。继续聊。聊一些比较难受的话题,比如她爸爸,比如我爸爸。在黑暗中,闭着眼,聆听她。居然一下到两点。呵呵。睡吧。
  我睡不着,一直辗转。模模糊糊到4点才睡着。5点20的时候,我的闹钟就响了。认命的起床,轻手轻脚的洗漱,生怕吵醒他们。完了,叫醒她,告诉她我走了,别起来了。
  走出小区,只看到几个晨运的人在跑步。走在路上,想打的,看了半天没一辆车。正准备打114.看到路上停了一辆公车,司机去买早饭了。走到公车前,发现居然是去南站的。很高兴。问司机,是不是南站,他点点头。于是我上车。我问他要多少钱。他说,我还没上班呢!意思不需要钱。于是心底大笑。哈哈,赚到了。她家到南站打的大概要20多块钱呢。坐在公车上,司机边吃早点边开,我翻出昨日早买好的蛋糕开始慢悠悠的吃起来,确实味道不错。到了南站,那时候6点25分,运气不好,没买到6点30开的车,是6点40分的。看时间还充裕,慢悠悠的踱过去。拿出耳机塞上,听音乐。接着上车。接着就睡觉。反正要坐将近两个钟头。
  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状态。猛然清醒,看了看外面居然已经到了浒山东。过了2分钟,司机居然叫我们换车,到另一辆。也是我们这辆车才4个人。换好车,继续前行,长途车站,西站。下车,坐到周巷的车。那时候8点20分。到了周巷。8点40。饿了。走进永和豆浆,要了份皮蛋瘦肉粥和2根油条。只吃掉一根油条半碗粥。于是另外一根打包,走到老姐店里面,油条丢给她骑车回家,放好本本。洗洗。换衣服。出门。到学校。开始上课。
  现在是星期六的傍晚的5点43分,还要继续管夜自修到9点。很累很乏的感觉。只想睡觉。但俺这苦命人还要继续去教室熬3个小时。
  流水账完毕。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

コメント

  1. WX说道:

    我很后悔看了这个文章,orz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