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

这几天,过着一个不是正常的人过的日子。
从来没有想过一个小小的喉咙痛会慢慢的演变成这样。
从星期天一早醒来,发现喉咙底似乎有团火。到星期一发烧头痛。
去医院看了,挂了吊针。下午坚持上了两堂课。没怎么说话,告诉他们,人有点不舒服,对下练习的答案然后叫他们自己看书。
星期二,似乎烧退了,喉咙更加痛了,大概是前两天一直在咳,整个扁桃体都发炎了。依稀记得星期天喉咙痛的时候,自己很明确的肯定不是扁桃腺发炎,因为口水咽下去不会疼。可是到星期二,很疼了。咳嗽还在继续。这天有四节课。早上两节理科班。所幸计划要讲的内容不多。讲一会儿叫他们做会儿练习,再对一下答案。基本就小小咳嗽一下。忍住了。
到下午,是文科班的课,打算开始讲新内容,关于矛盾的。有点难。讲的有点激动,又怕他们不懂,于是在其中一堂课上,大概有20分钟的时间在拼命的咳嗽。我知道我整个脸都咳的很红很红。59双眼睛就这样在下面看我一个人在讲台上表演本人出生以来最厉害的一次咳嗽。他们不敢相信的是,咳完了,我还在上面继续讲课。我只是想讲完这些东西。唉,也不知道他们有没听懂。
然后就到昨天星期三,咳嗽继续,还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小包的纸巾已经用掉差不多10包,抽纸的那种也用掉一整包了。鼻子周围的皮肤已经痛痛的了。居然嘴角还长出了虚火。左边几个右下角几个。脸色难看到极点不说,生个病还搞的我破相一样。真tnnd。
昨天早上上午有两节课,下午决心给文科班补一节课。不管怎么样,下礼拜要月考了,考试的内容总要讲完吧。正想着今天如何能熬着上完课。市教研员打电话给我师傅了,说,你们高二的政治老师怎么还不到龙山中学啊!我师傅诧异,去龙山中学做什么?今天高二教研活动啊!
晕倒,我还计划着早上上完课,利用中午的时间去医院再看看或者再吊下点滴。没想到还要去教研活动。要知道,我在周巷,整个慈溪最西边的高中,而龙山中学是整个慈溪最东边的高中。从我这儿到那儿,车速稍快点也要整整一个小时。
于是,我跟我师傅坐上校车,10点左右到了那学校,听了半节课,然后又听了一小时的各个老师的评课。其实所谓评课,大部分就是讲好话。不过倒也听到一些值得借鉴的内容,还算值得。然后午饭,午饭结束就准备打道回府了。校车已经走了,只能自己坐车回去。
狗血的事情发生了。我想回去要一小时多吧,就决意先去上个厕所。然而,走到国道上,就这样最多差两分钟的事情,使得我们错过一辆直接从宁波到周巷的车。我跟我师傅又不高兴到浒山去转车,于是在国道上面吹着冷风,盯着来来去去的车,期望着再出现一辆啊。。。可是事与愿违。我们在冷风中吹了四十分钟,还是没见一辆车过来。还好我跟我师傅的心态还算平和,耐心也十足。
最后,居然出现一辆私家车,摇下车窗,跟我们对话。我不认识她。后来知道,是杨贤江的一个老师,同去参加教研活动的。载了我们一程,送我们到浒山的公交车旁。好歹磨磨蹭蹭的是回到周巷了。路上又提到学车买车的问题。我记得早些年自己是很热衷于买车的,也一度去学车,最后是没成。近几年来是越来越没有这兴致。学校离家走路就15分钟,骑自行车快点5分钟搞定。买车何用。难道就为着一学期难得几次的教研活动方便点买车嚒?没兴趣。
到周巷的时候下午2点,下午4点学校要开个高二文科老师的会议,看看还有时间,于是我决定去医院配点药。要知道星期一那个医生就给我配了瓶点滴,其他啥都没给我。这几天,我就依靠着自己的抵抗力和一杯杯白开水与病毒抗争着。
挂号,找医生。下午医院的人不多。心想,真不错。可惜,我高兴的太早。病人不多,意味着医生也不多。爬到二楼的内科。居然就2个医生在。好容易挨到我,我说我喉咙痛,他就叫我去化验血,量个体温。我照做。体温量出来居然只有36.3还好说是正常的,星期一的时候体温有37.9怪不得难受死。化验血的时候,我以为只要在手指头上面刺下就好了。没想到要抽血。还说刺下那是针对婴儿的。我可怜的血就这样被抽走了。要半小时拿报告。
于是回二楼医生那边。等到时间回楼下拿报告。等的时候,我越听越不对劲。好像这医生3点要去开会,而我的报告要3点5分才能拿到。那我怎么办?医生很无奈的说,没办法,要不你找别的医生给你看吧。
总之很╮(╯_╰)╭。
下楼拿了报告来看,发现自己白细胞有点少,其他很多数据都有下降的指示。想来,真的人是不太正常。心里着急的很。于是想找医生来给自己配药。找来找去居然找不到一个内科的医生。只能等。等了半小时这样。来了一个老爸认识的一个老医生,他问我怎么还在等着啊。我说是啊,没办法,他就叫我去三楼院长办公室去找人。想想自己4点也要开会,于是鼓起勇气去找了。还真被我找到了。我把那医生扯出来,叫他一定要给我配药。他很无奈,于是答应。可是我一抬头,那人居然就不见了。我心慌死了。左右看看都没人,于是无奈再跑回二楼的内科。居然发现那医生已经安坐在那里给另外一个病人配药了。我好晕,那人速度真是。。。
然后给我配药,我还没说我咳嗽到什么程度,他已经写完方子输入电脑了。还问我,可以了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一下子眼眶热了。憋出一句话,要是我们老师也像你们医生这样对待学生,还的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直到自己走到付款那里,还是觉得眼眶红红的。一个劲的讨厌自己,为啥要生病,受这些个破烂医生的气。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