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测脑补神马的!

三百年的FT里面有这样子的话语..就是从小西和kamiya切到miki和平子的时候,两次的惊慌!阿部老师肯定是故意留下这两个惊慌的开头的!
2只到底在讲什么的,好奇啊!好像暴露了平子什么秘密,然后导致miki对平子改观了?
因为只看到滑板这个关键词…其他全无影踪………………..
于是,刚才在看富士见的时候看到这样一段,附在后面…富士见里面的主角守村悠季的人物设定是在新泻.而冬天的新泻需要铲雪…然后守村会踩着滑雪板去学校!!!!!!!!!!!
因为平子有在星座彼氏冬季的游戏里面提到过冬天要铲雪啊之类的啦!!!!!!!!1
于是我瞬间脑补到…..啊啊啊啊啊啊,会不会说的这个滑板就是这样的意思呢…TAT…当然只是纯猜测了..其实在看富士见的时候一直把守村脑补成平子[喂!你什么逻辑!].又知道设定为新泻人!!!!!!!!!!!
不过真的好好奇,两只在没有轮到他们的时候谈论的是什么喔…于是稍微期待一下这次的FT!!!
============三百年の恋の果て FT1=============
三木真一郎:哈哈哈~
平川大辅:哈哈哈~
三木真一郎:太好笑了,别停啊,平川君,就要说滑板的话题了~已经……
平川大辅:已经……
三木真一郎:啊啊,什么?啊,啊啊,闪了闪了(注:指提示灯闪了)。哈哈……
平川大辅:啊~那,之后请把刚才的剪掉吧。
三木真一郎:啊,开始吧。[清嗓子]大家好!呃,我是三木!
平川大辅:嗯,我是平川!
三木真一郎:我的角色是什么呢,请平川君来说。
平川大辅:好。是我的主人,祥真大人。
三木真一郎:刚才聊得太来劲,都忘记自己的角色名了。
平川大辅:哈哈,怎么会……
三木真一郎:啊,对对,你是绯耀吧。
平川大辅:对,我饰演了绯耀。
三木真一郎:啊,刚才有点太过头了,我们来平静一下。
平川大辅:啊……
三木真一郎:啊,好了~
平川大辅:请给我保密啊。
三木真一郎:因为刚才的(谈话)不能用呢。事先没跟我们说,都没想到会突然就开始了。
平川大辅:吓了一跳。
三木真一郎:对的,吓了一跳。

==============三百年の恋の果て FT2===================
三木真一郎:啊,吓了一跳!不行的啊!
平川大辅:一定要保密哦!说真的。
三木真一郎:不行的啦!
平川大辅:真的拜托了!
三木真一郎:说那种事情?
平川大辅:是的,真是……是我过于幼稚鲁莽了。
三木真一郎:唉呀,感觉真的吓了一跳。没想到……啊,是这样啊。
平川大辅:是的哦。
三木真一郎:感觉(你给我的)印象变了呢。
平川大辅:真的拜托了。
三木真一郎:不不,没事的没事的。啊,(信号灯)闪了!
平川大辅:啊呀!
三木真一郎:嗯,大家好!那、那啥,啊……
平川大辅:呵呵。
三木真一郎:那啥……
平川大辅:真抱歉,让你这么紧张。
三木真一郎:没有没有,嗯,那个,从这里开始就将由三木、平川为您献上。
平川大辅:是的,请多关照。
三木真一郎:啊,吓了一跳,我是演的什么角色来着?
平川大辅:唔,祥真大人。
三木真一郎:啊,祥真。
平川大辅:是的。
三木真一郎:我是饰演祥真的三木真一郎,然后是饰演绯耀的……
平川大辅:……平川大辅。
三木真一郎:嗯。啊……
平川大辅:啊……
三木真一郎:吓了一跳……
平川大辅:吓了一跳……
三木真一郎:稍微前进一点,我去呼吸点空气。
平川大辅:唉呀,还在转呢,不要啦,你要跟我们说的啊,阿部桑!
三木真一郎:吓了一跳呢。
平川大辅:真的吓了一跳呢。真的请好好地提一下啊,虽说是神谷君带来的。
三木真一郎:危险危险。这不要紧吧?
平川大辅:哎呀,好危险好危险。
三木真一郎:好了好了,就是这样。
平川大辅:嗯!
===========富士见系列第二部1 未完成进行曲===========
我的老家虽然在新泻,但已经接近山形县一带,大约靠近磐梯朝日国家公园山麓那里,背向朝日山地面向日本海,地形开阔。拜此所赐,每年降雪量在日本首屈一指。若是像北海道那样的细雪还算是令人羡慕的,这里降下的可是沉重的大块雪片,要是偷懒不除雪,真的会把房子压垮。这个时节,雪应该也下得很凶吧。
十二月时,底层的积雪已经冻得硬梆梆。如今时值二月,积雪也已经到达最厚的时期。芙美子姊姊与盛贞姊夫,应该正在大风雪之中拼命铲雪吧?纯一郎他们如果肯帮忙就好,可是现在的小孩子应该不太会乖乖帮爸妈的忙吧?
我小的时候每到这个季节,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铲雪。从家门前直到马路为止二十公尺左右的雪壁之中开出一条路来,确保大家有路可走,是我与父亲早上的工作。父亲过世后便由我一个人担下。从学校回家时,我会先看看屋檐积雪的状况,帮忙把母亲一个人除不完的雪除掉……
不能骑脚踏车去上提琴课的冬季期间,现在想起来简直像是越野赛跑。巴士班次很少,走到巴士站这十五分钟的路程,我把小提琴盒装在背包里背在背上,边注意时间边滑雪下坡,把滑雪板寄放在巴士站旁边的「杂货店」。回程则几乎都是上坡,我大汗淋漓地挥动手脚向前……
「怎么了?」
含糊的声音透过口罩问我。
「咦?」我抬脸。
圭俯视着我。
「你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吗?」
「啊哈,我笑了吗?」
「如果是我难得生病的丑态,就快点忘记吧。」
「才不是呢……我是想起乡下的冬天。现在这个时节到处都是雪,连到镇上去上提琴课都像在跑越野赛,我都背着小提琴滑雪往返巴士站。
去的时候是下坡所以很轻松,但回程就一边哀嚎,一边反复踩着滑雪板爬坡。即使如此,我还是每周两次认真地去上课……」
「你很擅长滑雪吧。」
圭似乎在感叹,我对他摇摇头。
「没有很认真在滑,感觉上像是用它代替雪屐使用。附近也没有像样的滑雪场。听说中学时跟我同年级的同学还参加奥运呢。的确觉得他很厉害,但是,该怎么说呢……」
「真想趁这个季节去看看。」
「去滑雪吗?」
「你老家附近没有滑雪场吗?」
「嗯……最近的一座滑雪场应该在胎内(注11)附近吧。我还没有去过,当地人也不怎么常去就是了。」
「要不要去看看?」
「你喜欢滑雪?」
「我对你家乡有兴趣。」
「……只是普通的乡下而已。」
「你不喜欢吗?」
「不是的……只是从事音乐的身分不太方便。」
我用指尖推推眼镜。
「因为我的任性离家,让姊姊不得不留下来继承。如果说要回家去玩,难免有点畏缩,毕竟我是长男嘛。」
==========尘尘译的星座彼氏通关 青空FT 部分内容============
嗯~首先,这样啊,[请说说你对于冬天的印象和回忆]。
冬天啊,我讨厌冬天,呵呵,对冬天很无力。因为我真的受不了冷啊,所以~那个,只是冬天将近的那个时候,我就会想[啊,这个季节要来了啊~](听上去好像在扶额- -)但是唯一一个,就是滑着走,像滑雪啊雪橇啊,那种滑行的感觉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嗯,我高中的时候,第一次去了真正的雪山体验了滑雪,到后来,自己就深深地陷进去了,然后就慢慢能自己滑了,那个时候,就回想起了我小的时候,我小的时候对于乡下也是有点不习惯的,就算不习惯也没有办法,下雪的时候,积雪很厚。早晨,如果不把雪扫掉的话,车子也动不了,从家里走到马路上也是非常吃力的,嗯,就是这些,扫着门前的雪之类的。
嘛,寒冷时还是待在暖和的被子里呼呼睡着的比较好啊,因为真的很讨厌早上的寒冷,就想把头缩着一直睡,可是~我的父亲就会咚咚咚咚地跑进我的房间,啪~地把我的被子掀掉,然后大声说“扫雪去,给我过来!”然后我就被带着走了。虽然是全副武装在一旁,关东地区的人或许知道,可是声活在暖和的地方的人可能不知道吧,扫雪的时候,虽然有用着平常用的工具,还有其他的一些铲雪的工具,叫什么来着,我们是叫推雪车,就是这样一按,然后发出“咔”的声音,推着走着,然后像铲子一样把雪,也不是铲,是推吧,把雪全部推开。哇,就那样弄干净了。那个~
也有扫雪的工具的。那个啊,看着就觉得非常的开心和期待,但我小时候那时,都是金属做的很重的工具,就算小孩子想用那个,就算做了也只能除去一点点表面上的雪,完全起不到作用啊,“你给我用这个”然后老爸就会给我一个普通的工具,我在一旁看着嘀咕着“啊,爸爸好好啊,好酷啊,好狡猾啊,我也好想做啊”边这样嘀咕着想着,虽然扫雪很冷可我很努力地做了,也有这么一个记忆。在东京,我想下雪还没有那种必须要铲雪的程度,到了现在,有点怀念啊,,虽然如此,如果真的做的话,就会有小时候没有的那些,肌肉啊,手腕啊脚啊,就会变得僵硬,也会感觉到腰痛啊。不过,稍微试着做一下也不错啊~呵呵~


更新日:2012/09/01 · 10:58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

コメント

  1. missjane说道:

    话说,在听三百年的时候,这个FT真是让人好奇到极点!
    到底平子说了什么让miki桑这么吃惊呀
    想象不出来平子做出什么疯狂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