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年高考

早上进了办公室,静悄悄的.猛的惊醒.今天正是高考的第二天啊,那些教高三的老师,自然是安呆在家中.
就这样,貌似已经在高中教了5年的书了,时间真是流逝的快哉.
又想起自己那年的高考监考,哈哈,学生没倒下,我倒是倒下的可笑经历.

昨天的昨天,老姐发了一点小疯.那天晚上好像是跟老爸一起去参加支边插队朋友的聚餐.然后想到了老妈.然后就开始感慨或者说是难受更可以说伤心吧,一直重复着,为什么老妈已经死了11年了.
然后打电话给我,冲着我来说.

呵呵,那一刻放佛记忆的伤疤被狠狠的揪起,然后撒下大把的盐粒.
我叫老姐住嘴,洗脸,去睡觉,她不听,还是继续的说.我只能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痛苦,用最大声最严厉的话去骂她,告诉她,她根本没资格这么伤心难受,因为最有资格的…是我.伤心也好,内疚也好,还是老妈去世之后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也好,一个人苦苦挣扎也好,她怎么可能比的上我的程度.只是,就这样,埋在心里,偶尔自己拿出来添一添也就罢了.毕竟,任何感觉都是自己的.
老姐说,因为你是我妹妹,所以我想说给你听.我说我不要听,你也不要说.不要以为发泄就可以解决问题,越发泄只会越难受.不去想不去管不去问,是最好的方法.我也不想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你的秘密,我不想去管,因为你的事情,我根本无法管到!
是的,我是个极度自我的人.我不爱关心别人,就算CB,LJ,貌似我都没去彻底了解过他们到底是什么想法.也许是我根本不在乎他们想什么吧.
老姐说,8月的时候,想去老爸老妈支边插队的地方看看,问我要不要去.我说,去!然后附上一句,要是,是我出生在那里的话,我早就去过了.老姐是出生在那里的.

或许,我很多地方是不如老姐的.比如那些人际关系,我是不去在乎的,虽然心底也想去好好维系,但总归觉得自己做不好.虽然心底是很牵挂着舅舅跟舅妈的,但是我从来没主动去看过他们一次.虽然每年的节日,我都会让老姐拎点东西过去.是我自己还没原谅自己吧,或者说是我的胆怯,怕面对,怕想起.
我是脾气不好,老是会冲着老姐大吼大叫,对着她还会有点不耐烦.比如我在上网的时候,她爬到我床上来,我会及其厌恶的说,下去下去.然后老姐会腻着我说,让我下去我有什么好处呢???然后我的美白面膜,我的包包….就全变成她的了.其实我还是很心疼她的,只是我不太会表达.我不愿意什么事情都做的那么明显.就像我喜欢看的漫画,动画,里面的cp,我都比较喜欢点到为止那种.意会即可.像 Misaki那样,哈哈.

附….纯情罗曼史
高桥美咲:Takahashi Misaki
宇佐见秋彦:Usami Akihiko
美咲喜欢叫秋彦作小兔(ぅさぎ—Usagi)
感觉,貌似,看上去,听上去,有点像…..



————本日志版权归花莫笑所有。
日志内的相关图文请勿转载。